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REFERER in /home/u733995846/domains/unilifesity.com/public_html/wp-content/themes/modernhousewife/modernhousewife.theme#archive on line 43

海人与海
文·杨诗文

小时候,母亲为了不让我成为“乡巴佬”,经常在周末带我搭巴士到新山坡底走走。除了动物园,我们常去的另一个地方就是新山海边。巴士摇摇晃晃沿着海岸线行驶,凉爽的海风徐徐吹来,按铃,巴士到站停靠,一下车眼前便是海,对岸即是新加坡,好多人在野餐、戏水、吹海风,我知道这将会是美好的一天。然而多年后的今天,新山海岸的面貌已改变,丽都海边至新柔长堤周边的海域已被填海造陆,原本平静的海岸“长”出一栋又一栋奢华且密集的公寓,无论从海上看去或沿着公路望去,都显得特别突兀。这正是柔南地区在伊斯干达经济发展计划下做出的土地使用转换,我们的海岸成了为外国人打造的“第二家园”。新山的海不见了,红树林也没了,除了让想要与海有近距离接触的民众,少了一个放松身心的好去处,我想受填海工程影响最大的应该属海人(Orang Laut)莫属了。

这里的海人指的是南马柔佛海峡沿岸(振林山至巴西古当)的海岸原住民,海人也称为实里达人(Orang Seletar),因早期生活在柔佛海峡(Selat Johor)附近的海域而得名。海人的祖先曾经是马六甲王朝及柔佛王朝御用的海上军团,在海的最前线抵御外军入侵,守护着这狭长的海域。随着时代变迁,海人已经不再是当初的海上游牧民族,如今的海人已靠岸而居,但他们的生活仍与这片海洋紧密相连。

目前南马一共有9个海人部落(一般俗称为海番村),正因为其依赖海上资源而生,海人不外乎是以捕鱼、养殖淡菜、协助打理渔场为主要的谋生方式。当然,他们也是捕捉山猪、鳄鱼及采集贝类的高手,河流、海洋和红树林不仅是他们的家园,更是他们的“巴刹”、“冰箱”,甚至是“药房”,他们与大自然共生,生活自由自在、自给自足。然而,新山的海岸发展却打破了这样的和谐,为他们的生活带来了极大的冲击。

共有地的悲歌

以双溪德曼海人村(Kampung Sungai Temon)为例,这个约有80个住户单位,人口约400人,当中有许多居民都是以养殖淡菜或处理淡菜为主要的收入的来源,海人在此搭建的淡菜养殖场更为这平静的海峡添上了一副美丽的海上人文风景。一条条的串绳绑在棚架上,只要水质干净、淡菜苗便会悄悄地附着在串绳上,天生天养,等待收成。从前淡菜的产量很好,经过5个月的耐心等待,便会有一串至少有20-30公斤的收成,如今淡菜的产量却跌至每串2-3公斤。从几位海人渔夫的口中得知,淡菜产量的锐减,都与周遭的环境变迁有关。养殖场附近的海域受垃圾、污油、污水所污染,海底的营养物质因被沙土覆盖,淡菜的养殖时间被拉长,原本一年可以有两次收成,如今却只能收成一次。不仅如此,目前河流上游有许多的开发工程,过度的砍伐森林,导致雨天时降水很难被土地吸收,雨水快速流入河中,再顺着河流冲入海洋。若是连续下三天的大雨,淡菜便会因为接触到太多的淡水而死亡。红树林是海洋生物育苗的最佳场所,但随着红树林被砍伐、填埋,不仅海人的生计受到影响,也使到我们这些消费者只剩下吃昂贵海鲜的选择。

双溪德曼海人村距离新山市区仅15分钟车程,海人若开船前往,没有红绿灯和交通阻塞,就能轻松便利抵达。但近期海人却申诉,由于原本可以停靠船只的地方已经变成了私有地,他们能停靠及登陆的地点越来越少,有者还甚至遭到驱赶。更让人的伤心的是,此海人村的土地连同附近的红树林地段都已被征用,海人面临着即将迁村的命运。当共有地变成了私有财,我们失去的远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多。海人对待大自然的方式与我 们截然不同,自然环境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失去了环境就等于失去了家园。海人的智慧不是天生的,而是一代又一代的传承才得以延续。若我们能把环境留给他们,相信对他们来说已是最好的礼物。我国的多元文化无处不在,但我们却常常遗忘了重要的少数族群。若你不曾到访海人村,可能真的很难想象他们与大自然共生共存的那份美好。下次到新山的海番村吃海鲜时,别忘了跟他们多聊两句,或者可以直接参与当地的生态旅游,以最贴近海人生活的角度,去体会那些他们正在经历的美好与挣扎。

Share to:
不惑Unilifesity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