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REFERER in /home/u733995846/domains/unilifesity.com/public_html/wp-content/themes/modernhousewife/modernhousewife.theme#archive on line 43

鼠疫斗士伍连德医生
文·谢诗坚博士

新冠状肝炎(Covid-19)是2020年,也是历史上最为严重的传染病毒之一,伤亡人数不断上升,其传播速度和地区无疑是最迅速和最广泛的,令人”闻疫色变”。

其实,早在上个世纪初,中国东北鼠疫橫行,6万人不治身亡,情势非常严峻,疫情不断传播和难以破灭,却造就一名奋不顾身的医学专家粉墨登场了,他就是我们今日敬仰和熟知的役专家伍连德医。

第一阶段的人生(1879-1908)

出生在槟城大街的伍连德,到了适学的年龄被父亲送进大英义学受英文教育(因此他在中国时,中文不是说得很流利)。

1896年,17岁的伍连德考获海峡殖民地发给的英女皇奖学金(Queen’s Scholarship),1899年考获剑桥大学的意曼纽学院(Emmanual Collage}医学士。接着再获得德国哈勒大学(Halle University)及法国巴士特学院(Institute Pasteur)颁给研究金,以研究细菌学。

在西方国家住了7年,他先后拿到5个学位,即剑桥大学医学士、剑桥大学文学士、剑桥大学外科学硕士、剑桥大学文学硕士及剑桥大学医学博士。

1903年,他不负众望考获剑桥大学医学博士后,即在同年9月回到马来亚,先在新加坡上岸,暂住林文庆博士的家(林文庆也是英国的博士,既是商人,也是教育家)(1921-1937年应陈嘉庚邀请出任厦门大学校长)。

i 娶了才女黄淑琼

在林文庆私宅逗留三周期间,林文庆鼓励他在医学上发挥所长。而林文庆的夫人黄瑞琼(她的父亲黄乃裳于1900年率领一批福州同乡在砂拉越开垦,而后成为福州同乡赴海外的先行者。同时他也把砂拉越的诗巫建设成”小福州”)通过林文庆的做媒,希望伍连德能看上其妹妹黄淑琼(1882-1937)。在一见钟情下,伍连德于1905年迎娶黄淑琼。她是一位才貌出众、饱读诗书文采神来之笔的时代女性。她先后出版了三本热门英文著作:《杨贵妃》、《西施》及《王昭君》。她育有三位儿子,但都不幸英年早逝。较后医生于1925年在中国迎娶李淑贞(吉林人为第二夫人,育有三女二男,都学有专长。

本来在回到马来亚之前,伍连德是抱着热切的希望想在英殖民地的政府部门服务,但得到的答案只能担任副医官,正医官是保留给英国人。

在无可奈何下,伍连德只能拿意曼纽学院提供的研究奖学金在吉隆坡的医学研究院(Institute for Medical Research)担任研究员,为期一年,直到1904年杪。

ii 在怡召开反鸦片大会

1907年3月,伍连德不理会英方的反对,在怡保召开马亚禁烟大会吸引3千余人参加,所通过的议案包括请英政府严格管制鸦片的买卖及吁请民间配合禁烟运动,无疑的,伍连德的行动已直接打击英方的利益,导致英方也想方设法对付伍连德。直接的手段是搜查伍的诊所。当发现伍医生药房拥有一安士鸦片药品时就被控上法庭,罪名是非法门有受管制药品,罚款百元,以示警戒。

就在英殖民政府对伍连德采取刁难行动时,在1907年伦敦的国际禁烟大会发函邀请伍连德前往参加大会,同时他也接到袁世凯礼聘担任天津陆军医学堂画监督(副校长)。

1908年在其夫人的鼓励下,伍连德決定前往中国发挥所长,这与他对拥有鸦片案给他带来的阴影有一定的关系。他认为这是”栽赃陷害”,所以及早离开马来亚也不是坏事。*1

1911年伍连德在东北带队扑灭鼠疫

第二阶段的人生(1908-1938)

i.应聘到中国向鼠疫宣战

在伦敦逗指两个月,他偕夫人于5月前往上海,安妻小后便只身前往天津,正式开始他在中国的30年济世生涯(1908-1937)。

在天津工作两年后,他又接到北京外交部的通知,赶赴哈尔滨处理鼠疫全面袭击东北的紧急事件。在当时鼠疫的横行已造成6万人死亡,情势非常严峻。当时的纪录显示”东北大瘟疫”(秋冬时节)哈尔滨地区出现肺鼠疫,病及东北三省(吉林、黑龙江及辽宁},死亡人数60,468人,其中哈尔滨及吉林省有27,476人死亡。当时,死者棺木一度排在街上,有1里多长。因天寒地冻,无法下葬(在疫情通过尸体传入下,朝野震惊不已)。后来采用伍连德的方案焚烧尸体和戴口罩及隔离等才控制下来。*2因此伍连德在1910年12月24日平安夜,在一名学生当助手下抵达哈尔滨,随身只帶了一架显微镜和一点的细黨培养基原料。

在抵达哈尔滨第三天时,伍连德为一名因流感症死亡的日本妇女(嫁给中国人)秘密地进行解剖。很快的,他在显微镜下看到了鼠疫杆菌,这杆菌不但存在动物体内,也有跳蚤传给人。后来又查知在人与人之间的飞沫中也可以传播,从而确定这是”肺鼠疫”。及后他又查知病毒是从西伯利亚传入,经海拉尔、齐齐哈尔、哈尔滨及沈阳一带快速地进入山东,且逼近中原。

在当时,皮商贩都聚集在哈尔滨的傅家甸(今道外区),他们这些无良的商人采用老鼠之皮冒充高档的皮大衣卖给当地的中国人,从而把病毒带入。

对此,伍连德向清末政府提出九大建议以控制和扑灭疫情:

  1. 对傅家甸的死老鼠进行化验,结果证实是老鼠带的病菌;
  2. 当年的传染病已发展到人传人,虽然老兒的感染问题已得到证实,但当下所有的努力应集中在人群和尸体中;
  3. 严格管制西伯利亚边境满洲里和哈尔滨之间的铁路交通;
  4. 其他道路和东的河流必须派人沿途巡视和检查;
  5. 在傅家甸征用房舍设立医院及隔离营;
  6. 从南方招募更多的医生和助手;
  7. 当地道台应为防疫活动提供足够的经费;
  8. 密切关注京奉(沈阳)铁路沿线及
  9. 寻求与日本和南满铁路当局合作,邀请俄国当局与中国政府进行合作,并实施有关措施。

在九大建议提出后,先决条件是没有获得官方的认可,是不可能有大动作的(包括火葬尸体)。伍连德只能先提出推行预防性措施,包括用纱布设计了简单的加厚口罩,要求所有防疫人员及居民合作,人人配戴口罩,后来被称为”伍氏口常”*3。

此外,伍连德又采取人与人之间的隔离及消毒等措施,经过一个月的努力又尚未见效,死亡人数没有明显的下降。

ii四个月内控制鼠疫

后来经过反复调研,伍连德终于悟出死人的尸体任由暴晒街头而无人处理,同样会使病毒四处传。换句话说,此病毒已非被老鼠咬到或飞蚤可到就会让人染上鼠疫,而是人传人或死尸传人更加快速。这种可怕的现象,在伍连德看来,必须要及快火葬所有尸体,绝不能让病毒借尸祸害百姓。

即使民间反对火化,认为违反了中国的伦理观念是”入土为安”(人死后岂可烧成灰烬?)。但在此紧要关头,伍连德向当时主管外交的施肇基提出火葬的建议。所幸得到摄政王戴沣的应允,在华人农历新年前(1911年2月),伍连德动员他的人力,在三天之内将棺材和所有尸体火化。这一创举,也果然收效甚大。在1911年3月份时,哈尔滨的鼠疫患者几乎大跌为零。从研究到控制鼠疫,前后只用了4个月左右。

此消息一传开,在新旧政权交替前夕的清王朝也不得与民同乐,摇摇欲坠的清廷更不得不拨款10万两,于1911年4月3日在奉天(沈阳)举行万国兒疫大会,共有11个国家的30余名专家与会,公推伍连德为大会主席,华人第一次登上国际舞台。这也许是清王朝的最后一道”光芒”。自此之后,伍连德不仅是中国人之光,也是马来亚人之光。他不但被授予”医科进士”,而且还被赞誉为国际鼠疫斗士。

因为伍连德的杰出贡献,也被晚清的名学者梁启超形容为”科学输入垂五十年,国中能以学者资格与世界相见者,伍星联(即伍连德)博士一人而已。这是梁启超对伍连德的高度评价。

《南方周末》曾这样写道:”东北人民应当记得他,感谢他。如果没有伍连德,东北也许早已”万事萧疏鬼唱歌’。当时(1910年)日死亡数百人,引起民众及政府极度恐慌。由于伍连德判断准确,采取各项防疫措施,结束了不亚于战争的一场疫灾。一个小个子的南方人,却顶住了种种压力,擎起了北中国的一片天空”*4

在1911年7月,也即是鼠疫被控制后的4个月,伍连德带领助手陈杞邦、仓医生与俄国专家萨伯罗尼教授组成中俄联合考察团,前往中俄边境考察旱獭鼠传播的病毒区。他们发现广布于草原的旱獭是东北肺鼠疫流行的根源所在。

伍连德与俄国专家联手找到源头后,不但堵住两国人口的流量,而且也采取了有效的预防措施。因此即使在1920年再度爆发东北鼠疫,也很快被清理了。

伍连德在研究鼠疫取得成果后,于1913年在国际著名期刊《柳叶刀》(Lancet)发表相关专论。*5

其实在取缔鼠疫后,伍连德并没有离开东北,而是在1912年建成北满防疫处,由伍连德任总医官,总部设在哈尔滨,这是中国近代史上第一个常设防疫机构。1916年,防疫处改名为东北三省防疫事务总处。

iii前任全国海港检疫总监

1918年,伍连德出任北京政府中央防疫处处长、北京中央医院(今为北京大学人民医院院长。这间医院是在伍连德倡议下,通过对支部拨款和向外募捐而建成的,地址位于阜成门内大街。

1922年,伍连德受奉督军张作霖(张学良的父亲)委托,在沈阳开办东北陆军医院。

1926年,创办滨江医学专科学校(哈尔滨医科大学的前身),担任首任校长。

1927年,他获得国际联盟卫生处聘为中国委员,并授鼠疫专家称号。

1929年,在时机成熟下,中国政府收回上海海港检疫主权。接着于1930年在上海成立全国海港检疫管理处,也是由伍连德担任第一任总监兼上海海港检疫所所长。

1931年爆发”九一八”事变,日本大军强行派兵占领中国东北三省(黑龙江、吉林及辽宁),伍连德辞卸在东北的职务准备南下,但不幸的,他在南下前被日军拘留,罪名是”间谍”罪,被关押在沈阳。后经英国领事旋保释,才得以南下上海就任全国海港检疫总监。

1937年,他在中国出任的最后一个职位是中华医学会公共卫生学会会长。当日本侵略军于同年轰炸上海时,伍连德的寓所也被炸毁了,加上其夫人也在这一年病逝,伍连德决定离开中国返回马来亚。

总的来说,伍连德先后主持或创办的检疫所、医院、研究所不下20所,而且他也曾组织和参加了中华医学会、中华麻风救济会、中国微生物学会、中国防疫协会、中国公共卫生学会及中国科学社等组织。

由于连德的家庭生活以中国为主要活动场所,我们可以在这个过程中阐述个人和家庭生活。

第三阶段:回到马来亚,医德传扬中国

如果说伍连德的中段人生是轰轰烈烈的,那么其后段的人生就显得平淡无奇,没有惊天动地的事件在回国后的20年内发生。

为什么他决定在1938年回马来亚?主要是因为日本军国主义者已发动全面侵华的战争,连同他本身在上海的住宅也被炸毀,回家成了他应有的选择。

另一方面,伍连德原本对中华民国的成立表示兴趣,也就接受在那个政治交接年代,由袁世凯出面邀请。当时是通过负责外交的施肇基把伍连德安顿在上海而后北上东北,主要的任务是取缔和消灭横行猖獗的鼠疫。

因为没有强烈的政治立场,他先当黎洪元(北洋总统)的医官,后来又当袁世凯的医官。从伍的自传中,可以发现他对袁世凯有好感。后来他及詹天佑双双成了袁世凯身边的红人。

1947年,伍连德应邀前往中国参加”中华全国医学会议”,重返故土,令他慷慨万千。可是当他在1958年申请能再次一游中国时,因时局的变化,在未成行前,不幸于1960年1月21日逝世于槟城,享年81岁。

有人在新中国成立后的近半个世纪都没有对伍连德医生的事迹大事宣扬而感到不解,因为扑灭中国流行病疫的,无疑他是第一人。

伍连德医生(中)。首相东姑(左)与陈祯禄(右)欢愉交谈

或者由于种种因素和政治斗争的此起彼伏,这位倒向旧秩序和国民政府的专业人士也就未在解放后(1949年)及时得到歌功颂德。

根据偏重研究伍连德医生的黄贤强博士指出,似乎在1995年后,中国才开始出版更多关于伍连德的文章和影片。

例如在1995年,伍连德的次女伍玉玲博士(曾先后在新大和澳大授课)将其父亲生前存留的照片和资科编辑成《回忆伍连德博士——鼠疫斗士》画册。这位深受父亲影响的学者也为其父亲留下另一系列历史画面。伍连德的名声因此跟着飞跃起来。

翌年(1996年),伍玉玲来到她的出生地哈尔滨,获得哈尔滨医科大学和黑龙江省政府接待。当中博世英教授也在场。

1998年,博教授建议哈尔滨市政府建立一座伍连德纪念馆。在1999年列为文物保护单位。

2001年,哈尔滨医科大学设立伍连德纪念堂,并在图书馆前竖立伍连德铜像。

2003年,非典型肺炎在中国和香港爆发,伍连德又成了炙手可热的历史人物。越来越多的地方出现了纪念伍连德的组织和活动。

回马期间,伍连德在怡保开诊所(波士打路12号,现已易名为苏丹德利沙路),而不是在槟城。此时,他开始结识上流人物,包括东姑阿都拉曼、陈祯禄、林文庆、宋旺湘、陈嘉庚、李光前和胡文虎等企业家。

*1以上资料参阅黄贤强教授著《马来亚华人社会改革这与中国现代医学先驱:伍连德博士的族认同》

*2参阅《人民日报海外版”鼠疫斗士伍连德”,作者建溪,归为”侨史珍藏”及澎湃新闻》,由于正如意撰写,刊于2020年4月14日

*3《中国科学报》,中国现代医学拓荒者:伍连德,2020年1月27日

*4《南方周末》,纪念伍连德:莫忘中国现代医学第一人。2007年4月9日,”中国新闻网”,2020年3月27日

*5参阅《大马华人周刊》:”国士无双伍连德”,2013年1月19日转载。文章作者京虎子是旅美医学博士,2007年出版

编者:作者为马来西亚一带一路研究中心主席

Share to:
不惑Unilifesity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