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REFERER in /home/u733995846/domains/unilifesity.com/public_html/wp-content/themes/modernhousewife/modernhousewife.theme#archive on line 43

马来西亚原住民风情
文·杨帆

在中国学习马来语期间便略微了解过马来西亚的原住民(OrangAsli),在来到马来亚大学进修后才有机会到原住民村落实地接触原住民。今年三月份,我有幸受一位马来族同学邀请,跟随她一起前往Semelai进行硕士毕业论文的资料搜集并顺便拜访该村落的几户人家。我们到彭亨州中部一个叫做比拉湖(Tasik Bera)的地方,那里聚集着很多原住民的村落。其中一个村子叫作Semelai, 是一支比较大的原始马来人(Proto-Malay)原住民部落。

抵达村落的时候已经接近下午,朋友看到一位与她相熟的阿姨,便下车与他们一家寒暄问候,我这个外来人好奇地观察着周围的一切。没有院墙的房子破破旧旧,整体的卫生条件很差,不可降解的塑料垃圾被随意丢弃在院子里,旁边长着几棵老橡胶树。两位主妇正在舂米,她们仍然沿用最古老的方式,两个人交替着用人力挥动木杵劳作着。看起来是简单的体力劳动,我主动地说想要体验一下,接过木杵才发现仅是一根木头就已经很重了,而没有经验的我显然也很难做好这一份体力活,两人间的默契配合更是需要长久的合作积累出来的。

据她们介绍,当地人们在山上开辟耕地,种上旱稻,每户人家在收割之后便采用这种人工舂米的方式进行加工。除此之外,他们还会利用农闲时节用藤条编制手工艺品或是生活用品来补贴家用。

村里正有一户人家在准备第二天的婚宴,新娘的母亲是我朋友在做研究时主要的采访人之一,所以她接着带我前往这户人家看是否有什么帮得上忙的地方。这户人家在村子的中心位置,不像第一户人家这样偏僻,周围几户房子建在一起,橡胶树成排地长在房子的周围,孩子们你追我赶地跑来跑去,见我拿着相机,便成群地聚过来研究这个新东西。十几位妇人围成一圈坐在地上切着洋葱,聊着家常。男人们在橡胶园里面杀鱼,鱼很新鲜,上一秒钟还在挣扎着活蹦乱跳,下一秒钟已经被大力的男人砍下了鱼头。我看着他们这种合作共生的精神,想到了马来老师给我们讲得“Gotong-royong”,不得不说,虽然不是原住民都信奉伊斯兰教,但是他们的文化与马来人的确也是一脉相承的。

原住民儿童教育问题

看见我这么个外国人不请自来,当地的居民都觉得新鲜,小声地议论着我是来自哪里。我热情主动地和他们交流,他们也乐意让我融入进来。小孩子们还是围在我身边好奇地问我各种关于我的马来语学习以及我的国家的问题。“你们中国有橡胶树吗?”“鱼用中文怎么讲?”他们求知的眼神里写满了对未来和外面世界的期待,同时我又不得不想到原住民儿童教育问题并不乐观的现状。这一刻我在他们身边,尽可能地鼓励他们勇敢地接受生活的挑战,希望他们能在长大之后越发意识到民族所面临的问题,并且用自己的力量建设好自己的家园。

第二天的婚礼仪式十分简单,原住民村长作为婚礼最重要的见证人有着最高的地位,听说在政府查收原住民管理以前,村长一职更像是部落的首领,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力,采用世袭制。直到政府加强原住民统一管理后,才有了通过选举产生的村长。因为不是所有的原住民都信奉伊斯兰教,在婚宴中,食物分为清真食品和非清真食品放在两处,这是多元文化共存的马来西亚独特的景象。

总的来说,原住民各方面的生活条件还是比较地落后,而轻视教育又加重了这一落后的问题。原住民的发展不仅需要政府和社会力量的经济援助,更需要思想的启迪和教育扶助。在今天,Semelai小村渐渐开始发展起一些原住民旅游景点、特色手工艺品推销等新兴产业,希望他们能尽快脱贫,也祝愿他们的未来更加地美好。

Share to:
不惑Unilifesity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