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REFERER in /home/u733995846/domains/unilifesity.com/public_html/wp-content/themes/modernhousewife/modernhousewife.theme#archive on line 43

田野调查 探索麻坡二战史——田野调查乐趣多
文·郑昭贤

10年前, 麻坡中化中学校长陈维武约吃饭, 邀我为中化中学编百年校史。离家乡到首都工作和定居已几十年, 原想婉拒,可是陈校长的真诚态度, 令我无法拒绝。没想到, 负起这项编校史的重任, 改变了我的生活内容, 让我钻进麻坡地方史、先贤奋斗史,越陷越深。

翻阅麻坡学校和会馆的纪念刊, 我发现, 如果缺少实际田野调查, 没花时间实地调研, 就无法注入新内容。为防止先贤精彩的奋斗史, 发生在麻坡的轰轰烈烈事件, 逐渐遭人遗忘, 决定投入精神时间, 除了翻查史书和通过电脑翻查早年报纸之外, 应花时间实地田野调查,挖掘遭人遗忘的事迹。

田野调查是项有趣的工作, 有时会令你惊喜万分, 获得意想不到的收获。更重要是, 过去史书未记载的史实, 遗漏的史料, 有机会加以补充, 不让其随时间消失。

以日军攻打麻坡这段历史为例, 实地田野调查, 进一步丰富了这段历史, 使之更生动, 更吸引人, 可流传更广。

实廊居民谈日军

从中英文史书中获悉, 日军于1942年正月15日强渡麻河, 是麻坡战役关键的一个环节。但日军是从何处渡麻河, 如何击垮驻守麻河旁的一支印度军, 从何处突破麻河防线, 所找到的史书记载不详, 未记载此役的细节。因此决定, 亲到据说是日军渡河地点的河旁一带跑动, 找当地村民聊天。

在麻河北岸实廊三条小镇(Serom 3), 很幸运地, 遇上实廊战役的目击者一家人。进入镇上居民李良友住家, 与这位老人夫妇聊天, 我才知道实廊战役地点就在这间板屋旁。老人回忆道, 印度兵驻守实廊街头十字路口对面, 日军脚车队到达实廊, 扑在马来学校旁沟渠内, 朝对面的印度兵扫射。

李良友说, 双方驳火, 印度兵还击, 一些日本兵中弹, 卧尸沟渠内。战后镇上居民传说, 夜间马来学校旁, 常有日本兵鬼魂在游荡。

他说, 日军很快就歼灭这一小支印军部队。印兵尸体如何处理? 日军命令当地一位拥有两辆牛车的马来人, 把尸体运至麻河旁,抛入河中。

田野调查有助于获得历史事件的细节, 使历史事件更生动。实廊三条的实地采访, 收获出乎我意料。然而, 过后意外收获不只一次, 接下来几次实地采访, 也获得惊喜。

河旁马来茶摊聊天

麻河距实廊小镇约一公里多, 为视察当年印兵尸体抛进麻河的地点, 我来到实廊小码头, 站在河旁, 望着日夜慢慢漂流的麻河水, 遥想当年发生在这里的历史事件。

突然发现, 小码头旁有一间马来人的棚屋茶摊, 几位马来乡民在喝茶聊天。上前打个招呼, 顺口问他们当年日军是否由此渡河攻打麻坡。没料到, 在喝茶的马来人说,战斗就发生在此。他说, 他的父亲告诉他, 日军在小码头旁击毁了一辆英军的装甲车, 印兵尸体就在这里抛落河。然后, 日军从这里渡过河, 到对面的丹戎士拉务(Tg Selabu)。这是实地采访的另一个惊喜。

我开车到麻河对岸, 日军登陆南岸的丹戎士拉务, 又是在一间乡区的马来人小茶摊, 庆幸地遇上一位老汉, 进一步获悉当年日军进攻麻坡的路线。

站在丹戎士拉务的小码头, 遥望对岸印度兵尸体被抛下河喂鱼之处。再次到当地小茶摊, 找当地人聊天。这次巧遇当地维新学校董事郑记华(译音), 老汉上身只穿背心,独自在茶摊喝茶。 他说, 印军是驻扎在实廊华人领袖李公守的家, 日军突然袭击, 印军退到河旁遭歼灭。于是日军渡河, 登陆丹戎士拉务, 从我们所在的茶摊处,扑向 吉里二南。

峇吉里路上的鬼魂

接下来是爆发峇里里大战,日军大败澳印联军。因此,我驾车到峇吉里约十英里处,日军坦克遭澳军炮手摧毁的现场。路旁茶摊马来人小贩告诉我,这里是1942年日军与澳军大战地点, 澳军在这里成功摧毁几辆日军坦克。这里原本立着一面历史告示牌,记载这场战役,可是有人竟然把它锯掉,当废铁卖钱。

走进附近的勤德华文小学,会见校长和老师,闲聊起来。谈起二战时的峇吉里路大战,他们说,当地人说,这一带当时死了好多兵。他们说,有人看到夜间有无人头的鬼魂列队行军,为求安宁,当地人 请人做法事,超度冤魂。

两千澳印军卧尸峇吉里胶林,很久无人理会,臭气冲天。这段血淋淋历史获得麻坡抗日军郑国庆在回忆录〈密林〉中证实。

实地访问,与当地人聊天,有机会听到生动的历史故事,这是田野调查的好处。史书上缺少的史料,可以加以补充,使之更完整。这是我编写麻坡二战史的感受。

为了探索日军进攻麻坡所经之路线,我分阶段继续南行,到巴力士隆河旁看澳洲人立的战争纪念碑。再往南行,到峇株巴辖的鉄山,进入到当年日本特务石原广一郎拥有的石原鉄山,在村长戴良洪带领下,访问鉄山父老陈子才,听他忆述当年抗日烈士刘子英的事迹,他全家大小无一幸免,遭日本人杀害。

走访暴行遗址

除了沿日军进攻麻坡路线一路走访之外,我还展开日军暴行遗址现场采访,到巴力峇九山屠杀场,到丹戎行刑场,到战时日本宪兵驻麻所在地等处采访。在采访过程中,听到不少惊心动魄的真实故事。

在巴力峇九丰兴山屠杀场原址,当地居民黄进发回忆他小时候走路上学,路经此山丘,见到暴露荒野的骷髅。小童无知,举足踢开小径上的骷髅。我又到他家,见他的老母亲,进一步探寻详情。

到麻坡锡克人街,参观锡克庙,采访麻坡锡克老人,收获同样出乎意料,令人惊喜。锡克老人回忆当年日本飞机炸麻坡,锡克人慌乱逃避的经历。他目睹日本人把一个个人头吊在麻坡Jalan Khalidi街头示众,恐吓市民。久久不拿下人头,臭气冲天。民众难忍,再三要求,才准取下埋葬。

日本人在麻坡以人头示众的暴行,麻坡英文书店老板邓明杰用画笔,记录下这宗暴行。邓明杰也是位老师兼画家,他留下多幅麻坡日本人暴行的历史画作,其中一幅就是血淋淋的人头街头示众作品。

翻阅史书,加上现场访问观察,与当地人聊天,让你对历史事件有更深的了解和体会,有助于编写工作,给后人留下更多、更精彩的史料。

Share to:
不惑Unilifesity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